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斗牛棋牌下载 > 防暴枪 >

南宁警方凌晨神秘出击 1号人物穿裤衩落网

归档日期:07-30       文本归类:防暴枪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7月8日凌晨,南宁市公安局为切底打击黑社会团伙,组织300多民警全副武装迅速赶到辖区横县横州镇境内,并分成若干组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实施布控抓捕。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抓捕,成功地将横州镇闭氏兄弟为首的最大一伙涉黑团伙一网打尽,共抓捕犯罪嫌疑人15人。

  7月8日凌晨,根据南宁市打黑除恶专项行动总体部署,南宁市公安局组织刑侦、特警、巡警、横县公安局等部门共380多名警力出击,打掉了一个以闭毓宁、闭廷醒等人为首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15名。

  据介绍,近段时间以来,南宁市公安机关陆续接到群众举报:横县茶叶运输行业的一些人员为了获得高额利润,雇佣黑恶势力进行行业垄断。这些人大幅度提高茶叶运输费用,并对横县境内运输茶叶的司机敲诈勒索,对车辆进行打砸,严重扰乱了正常经营秩序。根据上级领导的指示,南宁市公安局组成专案组进行前期侦查。自治区公安厅也将此案列为督办案件。

  在今年6月展开的新一轮全市打黑除恶专项行动中,南宁市公安局又进一步加大对此案的侦办力度,充分掌握了以闭毓宁、闭廷醒等人为首的涉黑涉恶团伙犯罪证据,成功秘捕了两名团伙成员,进一步摸清了该团伙内部情况。

  7月8日凌晨1时,参加行动的所有警力在南宁市悄悄集结。简短的战前动员后,南宁市公安局局长廖洪涛下达了作战命令。炎热的夏夜里,数十辆满载民警的车辆飞速驶往横县。

  凌晨3时,10多个抓捕组同时抵达各个任务区。此时,抓捕对象有的正呼呼大睡,有的正目不转睛地收看世界杯足球赛。警方快速行动,最终将包括该团伙的1至6号人物以及其他同伙共15人抓获归案。

  行动于8日早晨结束。行动结束后,廖洪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行动中,该涉恶团伙被连根拔除,充分显示了南宁市委、政府和公安机关“黑恶必除、除恶务尽”的决心。他说:“希望广大市民行动起来,积极检举揭发黑恶违法犯罪线索,支持和配合公安机关,坚决铲除各类涉黑涉恶犯罪,为首府营造平安和谐的良好环境。”(广西新闻网-南国早报 段钦中 唐辉吉 公宣)

  警方队伍出发前,手枪、防暴枪、防刺背心、盾牌、手铐、脚铐、特警防暴车、云梯车等装备以及警犬都悉数清点妥当,一沓A4纸成了抓捕组民警需要携带的重要物品。这些纸上印着一个面容瘦削、眼神冷漠的男子。这个人叫“瘦宁”,是当晚要抓捕的1号人物。

  从今年6月起,南宁公安机关开始对瘦宁团伙进行调查。经查,部分外来经商人员为谋取高额利润,倚仗黄某、周某等横县当地闲散人员的“社会影响”,采用暴力、胁迫手段,强迫其他经营者“加入”其开办的茶叶运输信息服务部,从中抽取“信息费”。因见有利可图,以横县那阳镇人瘦宁(真名闭毓宁)、闭廷醒等人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也插手进来,并把持了当地的茶叶运输信息服务。

  闭毓宁、闭廷醒等大幅提高茶叶的运输费用,从中抽取高额的“信息费”,同时网罗了社会上一批无业人员充当打手,由此形成了一个以合法公司为掩护、成员相对固定、内部分工明确的涉黑涉恶团伙。横县一些茶叶经营户因不满压榨,自己组织车辆运货,结果被该团伙强行“罚款”,运输车辆也被该团伙打砸。黑恶势力横行霸道,造成当地茶叶运输费用高涨,给茶商带来了重大损失,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该团伙因此非法获利超过百万元。

  该犯罪团伙还到处寻衅滋事、残害无辜,涉嫌多起斗殴、抢劫、伤害等案件,可谓祸害一方。据初步调查,该团伙为争夺利益,曾闯进其他经营户家里,将竞争对手砍伤;还曾聚集数百人闯入某沙场,强迫当地居民与其“协商土地使用问题”;他们还抢劫“地下赌场”,在此过程中将无辜的过路群众砍成重伤。此外,该团伙成员还开设赌场,实施非法拘禁,致使受害人因被逼债而自杀死亡。

  8日凌晨3时左右,特警突击大队队员摸进横县那阳村湴塘村委会上村。没走多久,一幢豪宅出现在眼前。说它是豪宅,是因为相比村里其他民房,这宅子俨然是村中的城堡。从构造上看,它又好比一个立体多楼层的四合院,相当有气派。

  “啪啪啪、啪啪啪”,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划破宁静的夜空。虽然正面的各楼层房间没有开灯,但是在警用照明灯的强光下,特警队员还是发现一个窗户的窗帘很不自然地拉开一条缝,民警因此断定院内肯定有人。

  特警队员踹开了大门,冲进天井,两名手持防暴枪的特警队员把住门口,其他队员开始对宅子内的房间逐个搜索。宅子共有4层,每一层都有10多个房间,有的房间互通,有的则不通,有的还没装修,有的已精装入住。整幢楼房犹如一座迷宫。

  一层、二层,房间衣柜里、床底、沙发背后、沙堆里、窗帘外……任何有可能藏身的地方,特警队员全搜了个遍,然而他们只发现这户人家里的老人、妇女和小孩。难道目标人物早就溜了?

  特警队员分别在各个楼层搜查,在一间卧室内逮住一名只穿着裤衩的男子。男子很快就被控制住,但与1号人物照片对不上号。此人自称是1号人物的表弟,不知道表哥在哪。

  在二楼的一间小卧室内,特警队员发现一张身份证,此证上的照片和警方手上的1号人物照片十分像,但名字却叫“何必宁”。特警很快发现其中的玄妙——两者名字有两个字是同音,很有可能是闭毓宁的假身份证。特警再伸手探了探床褥,上面还是热的,这说明人没跑远。

  再往上走,就是这幢楼房的天台,记者跟随横县公安局刑警陆安走上了天台。天台很大,陆安和记者放慢了脚步,用手电筒光扫过每一个可能藏身的旮旯。当搜寻至天台的另一头时,陆安从一处高台上往下一看,结果发现黑暗处似乎有一团东西,再仔细一看,是一个穿着红裤衩、留小平头的男子。

  陆安一把将小平头摁在地上,随即一个“反剪”将小平头双手往背后扣住,同时顺势将小平头抵在一处护栏,并要记者帮忙呼叫其他同事前来增援。记者朝楼下大喊,上来了几名特警队员。小平头依然企图挣脱,他嚷道:“我就到天台上遛遛,干什么抓我。”

  眼前的这个男子,面庞臃肿、小腹鼓起,和照片上的1号人物差别有些大。他会是闭毓宁吗?

  特警队员将小平头带到一楼天井处,他见到自己的父亲在叹气、母亲已泣不成声,反倒耍起蛮劲来。当特警队员要把他带走时,他不停嚷嚷着“让我穿好衣服先”。但特警从他的房间找来衣裤,将裤子递到他双脚前,小平头双脚却像是粘在地板上似的。警方人员又多次询问他叫什么名字,他只当没听见,并频频发力,企图挣开警方的控制。

  警方人员将突破口转向闭毓宁的表弟,问道:“这个人到底是谁?”表弟一语道破:“他就是闭毓宁。”随后,3名特警合力将闭毓宁摁倒在地,强制给他戴上了手铐。在被扭送上警车的过程中,闭毓宁仍然拒不配合,特警队员将他架进警车控制好后,被汗水浸过的警服已如洗过一般。

  一个黑色的头罩罩到了闭毓宁的脑袋上,可能是不适应这忽如其来的黑暗,他终于放弃了反抗。

  该团伙的2号人物闭廷醒也是在家中被警方抓获。警方进入他的屋内,他还揉着惺忪的睡眼,半天都没明白警察是怎么出现的。随后才缓过神来,非常“自觉”地穿好衣服,被警方拉上警车。

  颇具戏剧性的一幕还出现在另一个行动组。当抓捕的民警赶到4号人员所住的某民房门前时,虽然拍了半天的门,但是并没有人来开门。而一名自称熟悉4号人物的人很热心地提醒民警“早在一个星期前,他就去外地了”。这个信息与民警之前侦查时掌握的情况有很大出入。民警仔细梳理了自己前期侦查得来的信息,并没有发现纰漏,直觉让他们感觉,嫌疑人应该是藏起来了。于是扩大了搜索范围,也正是因为这样不懈的努力,又得到了准确的群众举报,终于在4号人物的另一藏身之处将其抓获。陆陆续续地,该团伙的1至6号人物都悉数落网,这个团伙也就此瓦解。

  根据指挥部命令,各抓捕组迅速将已经控制的犯罪嫌疑人押往预定羁押地点。随后,警方组织人员开展审讯工作。(广西新闻网-南国早报 段钦中 唐辉吉 公宣)

本文链接:http://maherarar.net/fangbaoqiang/2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