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斗牛棋牌下载 > 防暴枪 >

北京:致敬一线劳动者高温下的坚守

归档日期:08-20       文本归类:防暴枪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入伏第一天,高温就给京城来了个“下马威”。气象部门介绍,7月13日北京市有95个气象站的最高气温突破了40℃;代表“北京温度”的南郊观象台,最高气温最终定格在38.9℃,比前一天提升了0.2℃。14日白天,京城的最高气温还将达37℃。高温酷暑之下,各行各业的劳动者仍默默坚守岗位,奋战在一线,他们用辛勤的汗水保障着这座城市的安全、整洁、秩序……

  7月13日中午,广场的国旗卫兵身着礼服站岗,一名卫兵换岗后用手套擦拭着流淌的汗水。 北京日报记者 邓伟 摄

  7月13日,在北京西站,上水车间的线路组长张岩(右)和同事们为即将出发的动车车厢加灌生活用水。两列动车之间的温度接近六十摄氏度。一个白班下来,张岩和小组的其他两位同事累计要为640节动车车厢加水380多吨,衣服干了湿、湿了干。北京日报记者 饶强 摄

  这位头裹毛巾的快递哥叫许创业,今年27岁,儿子刚出生10个月。他负责公司在西城区百万庄地区的快递业务,早上7点开始工作,一口气要干将近10个小时,他说,他的梦想就是坚持!北京日报记者 戴冰 摄

  在国贸大厦的一个施工工地,建筑工人在烈日下搬运砖头,胳膊被晒得通红。北京日报特约摄影 孙山

  7月13日,在西城区三里河一个居民小区里,一名工人兜揣一瓶矿泉水,冒着高温炎热登上脚手架,进行老旧楼房外墙保温改造施工。刺眼的阳光下,背后的白墙上留下了同伴工作的身影。北京日报记者 贾同军 摄

  在大望桥下,园林工人正浇灌花木。一位过路的老者得知水可以饮用后,开怀畅饮解渴。北京日报特约摄影 孙山

  13日,在南水北调团城湖明渠水闸口,南水北调水质监测中心的工作人员采集水样,仔细记录各项数值,保障本市用水安全。北京日报记者 饶强 摄

  13时许,身高将近1米8的吴海峰弯腰,钻进一辆366路慢车,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汗顺着发梢往脖子里滚。座椅被烤得烫手。吴海峰龇着牙,半坐在驾驶席上。

  这趟线米通道车,没空调不说,还是前置发动机,相当于在司机旁边配了一个旺火炉。跟他搭班儿的售票员叫王雷,一上车就手脚麻利地巡视车内,将车窗最大限度地敞开。

  俩人算是车队的中坚力量,都是80后。车队书记韩旭说:“别看是俩大小伙子,心细着呢。比如天气特别热的时候,车跑了一圈回来,很多售票员愿意擦地降温。不过王雷每次都得算时间,如果刚回来就要出车,一般他都不擦,因为水蒸气一蒸发,车厢里再一上人,更容易闷得慌。这些小技巧都是俩人自己总结的。”

  发动机一着,驾驶室瞬间变成桑拿房。一分钟不到,吴海峰蓝色的公交制服裤已经被汗浸透,尤其是右腿,裤子已经贴在了腿上。

  吴海峰脚旁放着两瓶冻矿泉水。每瓶都是冰疙瘩。吴海峰告诉记者:“开不了几站地,冰就都化成水了,到了总站,水都发烫。”366慢车从木樨园往返黄村火车站,一圈下来不堵车需要140分钟左右。虽然两头都有场站,不过司机们很少敢喝冰水降温,就怕万一闹肚子。虽然司机头顶有个不停转动的小电扇,不过吹起来的都是发动机散发的热气。吴海峰的工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了,湿哒哒地贴在后背上。靠近车窗的左臂晒得发红。吴海峰的妻子陈丽颖,也在366慢车车队,是一名售票员。她说:“我俩都是一身痱子,我最严重在后背,他是在右腿。关键是离发动机太近,一出汗闷的。”每天,吴海峰和同事们都要在高温下工作至少五六个小时。

  7月13日14时,骄阳似火,路面热浪滚滚,行人纷纷撑起太阳伞,司机也将空调调低几度。47岁的西城交通支队民警谷金国站在西直门桥北,正在指挥来往车辆通行。

  西直门桥上没有树荫,地表温度飙升至60多摄氏度,温度计已经“爆表”。每当有车流从身边驶过,都有阵阵热浪扑面而来。虽然身边就是移动警务站,但是按照规定,必须有一名交警在车外执勤。

  谷金国额头的汗水流到脸颊处就干了,警服上没有汗水湿漉漉的痕迹,只剩下一圈圈白色的汗碱。“路面烤、太阳晒、热气蒸,这样的天气,出的汗瞬间就被蒸发。”谷金国当了28年交警,早已经习惯了高温暴晒,他并不觉得炎热难忍。

  大街上都是短衣短裤的清凉装扮,谷金国和队友武庆丰却穿着长袖制服,没有换上短袖夏季制服。“这是骑摩托车落下的病,肩周炎特别怕风吹。”为了穿过车流迅速赶到事发现场,一线交警都要骑摩托车处理事故。“再热的天儿,一骑上摩托车,风都往袖口里钻。”谷金国说,长期饮食不规律让他得了胃病,高温天里也只能喝热水。

  这两天阳光格外刺眼,司机容易眼花和精力不集中。14时30分,人民医院北门两车发生剐蹭事故,谷金国迅速登上摩托车去现场处置。刚解决完这起事故赶回执勤岗,谷金国又拦截了一辆闯进二环的外地大货车。在他执勤的6小时中,各种突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时刻要保持冷静,行动敏捷。”

  “为了让民警凉快些,交管局刚下发通知,允许我们在这样的高温天里脱掉反光背心。”谷金国黝黑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汗碱已在他的前胸和后背上绘成一幅画。“希望市民在出行时,少出些交通事故,多几分顺畅,我们流再多汗都是值得的。”

  13日,在灼热的阳光下,环卫集团第三分公司作业队的环卫职工王爱丽和同伴正在城楼前广场进行清扫作业。北京日报记者 方非 摄

  14时45分,中山公园门口,十来位环卫工人正在召开简短的碰头会。“正阳门城楼前草地上有白色垃圾,金水桥步道上口香糖要抓紧清理,天太热容易化。”几句话部署了清扫重点,环卫集团北清物业公司作业队人工部经理蔡凤辉抬头看了看烈日炎炎的天儿,补了一句,“保障组记得一会儿开始送绿豆汤、冰坨子和温开水。散会吧。”

  作业队负责整个广场的除机动车道外的路面保洁工作。28万平方米的作业面积,因为不能采用大型机械作业,只能靠人工和小型机械清扫。

  人工部有180人,采取24小时三班倒,蔡凤辉当天应该是15时到21时的班,但作为班组的带头人,上午9时不到她就已经上岗了,“暑期客流多,人手紧,大家都要轮着加班加点。”顶着毒辣的太阳,她在整个广场走了好几圈,仔细地检查每个岗位的作业情况,认真地记录在本上,厚厚的棉质工作服已经结上了一层白色汗碱。

  大热天穿长衣长袖也是无奈之举,“穿短袖抹再多防晒霜也是白搭,半天就会晒脱皮。”蔡凤辉的责任田是金水桥畔的步道,东西长度近500米,宽近30米,上万平方米的作业面积每次由10个人负责。15时整,地面温度已超过50摄氏度,站在没有任何遮挡的步道上,1分钟不到就汗流浃背。戴上草帽,抄起各类工具,骑上三轮电动车,蔡凤辉迅速进入工作状态。各种纸屑、矿泉水瓶、包装袋,一边走一边用夹子夹进车背后的垃圾箱里,不一会儿,箱子已经装了小半袋垃圾。

  在金水桥西侧的步道边,整洁的地面上粘着一小块已经变黑的口香糖,格外刺眼。停下车,蹲下身,蔡凤辉先是掏出矿泉水瓶洒上一点水,然后用钢制毛刷把口香糖一点点刷下来,最后用小铁铲把剩余部分铲掉。麻利的动作让整个工作只用了2分钟不到,但地面的热浪依然让蔡凤辉额头挂满了汗珠,背上更是渗出一层汗。

  “大姐姐,请问去东四地铁站怎么走?”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儿跑到王瑾面前问,烈日下,小男孩儿已是满头大汗。小男孩儿有点闽南口音,“肯定是暑假和父母一起来北京旅游的孩子。”王瑾心中迅速判断,果然小男孩儿的身后,还跟着一对中年夫妇。

  虽也是满脸汗水,王瑾依旧努力地笑着,她俯下身,对小男孩儿说:“到那边,坐103路公交车,坐三站,然后就到5号线东四地铁站了。”担心小男孩儿听不明白,王瑾还拿出手机,点开地图,耐心地给这一家三口讲解着路线。

  王瑾是北方工业大学的大二学生。这个暑假,她主动报名到京城人气最旺的旅游景点——故宫当志愿者,为游客提供指路服务。她本来应该在7月17日、18日、19日上岗,但因为有志愿者请假,王瑾13日临时替补。

  暑期客流猛增,周一闭馆规定暂停。13日,王瑾从上午9时一直值守到下午3时,为游客服务。阳光照射在皮肤上,火辣辣的,王瑾的脸红通通的,头发帘儿在汗水的浸泡下紧紧贴在脑门儿上。好在神武门外有两排松树,实在耐不住热,王瑾就转移到树荫下,继续为游客服务。

  “今天游客并不算多的”,王瑾说着,从地上拿起水瓶猛灌几口,“平时人多的时候,神武门前的这块空地全是人,想逆着往回走都不容易。”

  喝完水,王瑾一抹脸上的汗,又为游客服务上了。“我们热点儿没事,只要能及时帮助游客,让他们在北京玩得开心,看见他们笑,我也特别快乐。”王瑾微笑着说,那笑容如阳光一般。

  13日14时,气温高达38℃,市民多以清凉装束出行,街头执勤的特警队员们却要“全副武装”,穿着作战服、作战靴,在炎炎烈日下完成大概10个小时的执勤任务。

  在王府井南口,特警总队机动一大队的特警队员们轮流站岗。特警队员刘双进和队友们一天都要值3班岗,每班岗时间为3至4个小时,由3名特警队员值守,其中2名队员在反恐防暴车中待命,1人在街头站岗。在上勤间隙,他们还要保证日常的体能训练和技战术训练。一天的休息时间,加起来也只有六七个小时。

  中午,反恐防暴车中温度高达五六十摄氏度。为了保证特种车辆燃油充足,车内不能一直开空调。为此,特警总队2015年为防暴车配备了小型交流发电机,为车内的空调供电。此时,刘双进的上衣早已被汗水浸透,脸上和脖子里都在淌汗。“太热的时候只能喝冰水降温,还不能喝太多避免频繁上厕所,车上还有处突装备要护卫。”

  王府井为北京14处1分钟处置点之一,若有暴恐案件发生,特警队员要穿戴15公斤的装备,在一分钟之内对案件进行处置。平日,特警队员也需身穿作战服,脚蹬作战靴,他们手持的防暴枪就有7斤重,举半小时才能换人。虽然换上了夏季作战靴,但高腰靴仍然非常捂脚,刘双进和队友们的双脚早已被汗水沤红,“脱了鞋都能滴水,跟泡了脚一样。”刘双进说,虽然天气炎热,但感觉每天执勤的时间过得挺快。为游客解答各种问题,不会觉得枯燥。特警队员还进行了专业的急救培训,防暴车中也配备了急救箱,可以为出现暑热症状的游客进行紧急医治。

  “这个季节,不戴眼镜,真不好意思出门。”侯景祥慢慢地摘下墨镜,侯师傅的脸果然有“特点”,整个脸庞黝黑发亮,只有眼圈是本来的肤色。“我们后勤班11个人,几乎每人都这样儿。”侯师傅说。侯景祥今年49岁,担任水上巡逻员已经8年,在北海太液湖这片将近40公顷的水面上,他负责400多条游船的安全巡查和水面卫生。

  上午11时许,骄阳似火。太液湖上多了不少游人,侯景祥驾驶着巡逻艇,在湖面上巡视。“可能很多人以为我们的工作轻松又舒服,其实错了,游人都去有树荫的凉快地儿,我们得哪儿热去哪儿。”烈日当空,水面上湿度更大,一股股热气直往身上脸上冲。不到五分钟,没遮没挡的巡逻艇就被烤得发烫,座位烫的坐也不是,靠也不是。船身上的一圈金属防护栏更是不敢碰。

  夏季是公园游船队最忙碌的时候,从早上8时开船到晚上8时收船,水面巡逻员的眼睛和嘴都闲不住,他们就像水面上的交警,只要发现游船有隐患,就得第一时间驾船过去纠正。特别是到了暑期,划船的孩子多了,巡逻员们更得绷紧神经,两只眼睛紧盯水面,不停的提醒游客注意安全。

  说话间,侯师傅发现不远处的一条电动船有些异样,他驾船飞驰而去。电动船上,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将腿伸出船,耷拉在水中,两只小脚还不时地踢着水,一旁开船的家长微笑地看着孩子,未加阻拦。“孩子,快把腿收回去,这样太危险,船身一歪就容易落水。”侯师傅一边将巡逻船靠近,一边喊着。“天热划船,有人把腿伸到水里,有人为了躲阳光好几个人都坐到一边,这么做很容易出事,我们巡逻时都得制止。”侯师傅说着,把船开走,不时回头看看那个淘气的男孩。汗水已打湿了侯师傅的头发,他扶了扶墨镜,开动巡逻艇,向着湖心而去。(北京日报 记者 刘冕 孙宏阳 刘可 贾晓燕 袁京 实习生 武婧琪)

本文链接:http://maherarar.net/fangbaoqiang/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