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斗牛棋牌下载 > 凡用兵之法 >

长篇《孙子兵法》解读——凡用兵之法将受命于军合军聚众圮地无舍

归档日期:06-12       文本归类:凡用兵之法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原标题:长篇《孙子兵法》解读——凡用兵之法,将受命于军,合军聚众,圮地无舍,衢地合交,绝地无留,围地则谋,死地则战。

  《九变》是《孙子兵法》最短的一篇,只有二百多字,但内容比较错杂,和其他篇内容有交叉,且先后次序也有点乱。特别是他总结说,如果不知道九变,虽然知道地形,也不能得地利。所以有研究者说,这部分内容,似乎应放在第十篇《地形》之后,讲完地形,再讲你要知道变通。而且一些地形的术语,也是在第十篇《地形》里才提出来,并给予定义的。

  “变”,是变通。不按正常原则处置。“九”,中国人说数字,都是泛指,九,就是多,多种情况。所以“九变”,可译为“注意变通的几种情况”。不过曹操注解说:“变其正,得其所用者九。”明确了是九种情况。这大家就不好办了,往下一数,怎么数也不是九条。

  孙子曰:凡用兵之法,将受命于军,合军聚众,圮地无舍,衢地合交,绝地无留,围地则谋,死地则战。途有所不由,军有所不击,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争,君命有所不受。

  故将通于九变之利者,知用兵矣;将不通于九变之利者,虽知地形,不能得地之利也。

  于是又有学者提出,是“九变一结”,前面九条是九变,最后一条“君命有所不受”是总结。

  关于《孙子兵法》,这类的研究非常非常多。我一般都不讨论。管他九条还是十条,对我们学习他的思想关系不大。这些研究若钻研进去,一辈子都研究不完,那是学者专家的工作,不是我们学习的范围了,学这个,不能增加思想功力。

  张预注解说:“变者,不拘常法,临事适变,从宜而行之之谓也。凡与人争利,必知九地之变,故次军争。”

  所以什么叫学会,没法说。只有会的人才知道什么叫会。而且每过一阵子又发现自己不会了。这时候就是又要进步了,功力又要增长了。

  “圮地”,曹操注:“无所依也,水毁曰圮。”圮地,就是水网、湿地、湖沼等难行的地区,在这样的地形就不要宿营。因为水汪汪的,本身扎营住宿就困难,而且敌人如果打过来了,你一方面难以构筑防御工事,另一方面也进退困难,行动不便。

  “衢地”,四通曰衢。衢地,就是指四通八达的地方。浙江有衢州市,为什么叫衢州,就是四省通衢,浙江、福建、安徽、江西,四通八达,所以是兵家必争之地。

  在四通八达的地方,和各诸侯国来往都方便,衢地合交,就要搞好外交。一来交结外援,二来至少人家不要以你为敌,或被敌人争取去。

  “绝地”,李筌注解说:“地无泉井、畜牧、采樵之地,为绝地,不可留也。”没水喝,没东西吃,没柴火,赶紧走,不要久留。

  贾林注解:“溪谷坎险,前无通路,曰绝,当速去勿留。”走到死胡同,地形险要,赶紧撤,别被人堵了。

  “围地”,贾林注解:“居四险之中,曰围地,敌可往来,我难出入。居此地者,可预设奇谋,使敌不为我患,乃可济也。”

  四面皆险,前进的道路狭窄,退归的道路也险迂,敌人要来则方便,我要出入却困难。这种地形,是围地,必须预设奇谋,让敌人伤不到我,才度得过去。

  比如前面学过的战例,韩信破赵之战,他要经过的井陉(xíng),就是险塞之围地。看名字都看得出来,“井”,是像井底一样;“陉”,是山脉中段的地方。所以韩信小心翼翼,不敢进兵。派出间谍,侦察清楚,没有埋伏,才大摇大摆出井陉口,演了一出背水一战的好戏。

  “死地则战”,战例就是韩信出了围地,在水边布阵,背水一战,置之死地而后生。

  到了死地,那就真是等死不如找死。宁肯找死,不可等死,陷入死地,要坚决奋战。

  “涂”,同“途”。道路有的虽可以走,但不走。反过来,有的不可以走的,也可能走。这就是变。

  李筌注解说:“道有险狭,惧其邀伏,不可由也。”险狭之地,怕有埋伏,所以不走。

  曹操注解说:“险隘之地,所不当从;不得已从之,故为变。”不该走的地方,有时候不得不走,这也是变。

  前面学过几遍的韩信破赵的战例,就有一条不该走的行军路线——井陉口。韩信得到谍报,陈余不用李左车的计策,没有分兵在井陉口设伏,才敢通过。如果有伏,如他后来俘虏了李左车后对他说:“陈余如果用您的计策,那我就被您擒了。”

  马援和副将耿舒出兵,初战得胜,蛮兵躲入山林,马援要去捣他老巢。有两条路选择,从充县走,路好走,但是路途远;从壶头走水路,则路近而水险。

  耿舒坚决不同意,说陆路虽然遥远,但比较安全,即使不能攻入苗境,撤退也方便。水路则太危险,除非能神不知鬼不觉摸到敌人老巢。否则,一旦被敌人发现行踪,两岸据险而守,居高临下,官军插翅难飞,山高水窄,那是真真正正的死无葬身之地!

  马援不同意,陆路也不那么安全,到处都可能有埋伏。两人争执不下,上书朝廷,光武帝刘秀支持了马援的意见。

  于是,汉军乘船逆流而上,进军壶头。形势发展果如耿舒所料。苗人很快发现汉军意图,乘高守隘。沅江水疾,船不得上,加之夏天暑湿,军中起了瘟疫,士卒大批死去,马援自己也病死军中。

  首先陆路也不一定对。我们都是从事后结果来论“对错”,实际上“对”不一定对,“错”不一定错。

  但是,水路是条险路,风险更大,是毫无疑问的,马援这是舍命一搏。他为什么舍命一搏?马援出兵之前,他的心理、他的情绪,就已有征兆。

  五溪蛮抢掠郡县。光武帝遣武威将军刘尚征讨,“战于沅水,尚军败殁”。次年,遣谒者李嵩、中山太守马成征讨,仍无战绩。马援请求将兵征讨,光武帝担心他年事已高,不许。马援说:“臣尚能被甲上马。”光武帝令他试骑。马援“据鞍顾眄,以示可用”。光武帝笑道:“矍铄哉是翁也!”遂令马援率中郎将马武、耿舒、刘匡、孙永等,带领四万余众征讨五溪蛮。

  马援夜与送者诀别,对友人杜愔说,我已年老,“常恐不得死国事。今获所愿,甘心瞑目”。

  马援素有烈士之志,大家都熟悉的成语“马革裹尸”,就是他的典故,他的原话:“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何能卧床上在儿女子手中邪?”他就想死在战场上,不想死在家里床上。

  出征平苗叛的时候,他已经老了,六十二岁了,对死亡无所谓了,而这是最后一次为国家建立奇功的机会。水路之险,他如何不知?打了一辈子仗,当然一清二楚。但仗已经打了两年,换了三拨将领,陆路无非是方便撤退,利于自保,并非利于得胜。

  汉军被困在河谷之中,进退不得,瘟疫横行,每天都一批一批死去。耿舒焦虑万分。人微言轻,皇上也不听他的。没办法,给他哥哥耿弇写信,述说情况,说你去跟皇上说。

  耿弇感觉事态严重,即刻上奏皇上。耿弇的话分量不一样,加之军情确实紧急。刘秀派梁松去责问马援,并代理监军事务。梁松到时,马援已经死了。

  这一仗的最后结局,不是打赢的。还是用计诱降,苗人自己杀了首领来降,叛乱平定。

  马援赌命,赌得一个“马革裹尸”的千古美名,但被他所误,马革裹尸的,还有千千万万的汉军将士。对他决策的心理分析,或许是我的臆断。但是——

  这种需求,可能是个人和小集团利益,可能是个人抱负,可能是某种情绪,可能是某种焦虑,某种心结,某种心理阴影,都有可能。一定要从他个人的角度,去分析他的决策。而自己在决策的时候,则要有“无我”的意识,把自己的个人因素、情绪因素,从决策中剥离出来,才能作出正确的选择。

本文链接:http://maherarar.net/fanyongbingzhifa/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