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斗牛棋牌下载 > 反遮断 >

不忘国耻 回眸抗战:青山遮不住 必竟东流去——警世碑前对“盐遮

归档日期:06-12       文本归类:反遮断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中国受到外国侵略的百年屈辱史中,侵略中国时间最长、屠杀中国人最多、伤害中国最深的就是日本!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日、意三个法西斯国家的头号战犯:墨索里尼被意大利人民吊死;希特勒在兵临柏林城下时自杀;唯独日本天皇及其皇族被排除在战犯之外。

  当德国总统上个世纪跪在被希特勒杀害的犹太人的纪念碑下谢罪时,日本的首相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参拜供奉有日本战犯的靖国神社。在日本的教材上至今仍不承认对中国的侵略,不承认南京大屠杀……

  为什么日本那带有最原始、最野蛮、最无人性的军国主义思想得不到清除?为什么日本的右翼势力会那么嚣张? 为什么要日本国的当政者向中国人民真诚的道歉会变得那么艰难?这就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同盟国在清除战争罪行时,对日本战犯头子天皇网开一面所带来的恶果!

  今天,我们发表《蜀光人物》主编卢从义《青山遮不住 毕竟东流去》一文,并公布了蜀光学子张映碧在美国追查到的1939年10月10日对自流井盐场和蜀光中学狂轰滥炸的日本《朝日新闻》报道。卢文和张发来的资料充实了蜀光《警世碑》的内容。

  不忘国耻、回眸抗战、警钟长鸣,就是为了揭露日本法西斯的罪行、弘扬我蜀光的爱国主义传统、维护世界和平!

  卷首语据蜀光校园勿亡国耻“警世碑”载:“此系一九三八年十月建成的原高中部教学楼旧址。一九三九年十月十日,日冠飞机空袭自贡,蜀光中学中弹六枚;一九四零年八月十二日,敌机再次狂轰滥炸,蜀光中学又中弹二十七枚,使用不到两年的教学楼被拦腰炸断。”这是暴日为摧毁中国内地产盐基地并切断盐的运输通道而实施的“盐遮断”轰炸行为所带来的恶果。在这一波又一波的所谓专项轰炸中,盐都人民生命财产损失惨重,仅一九三九年的首次“双十轰炸”,日冠即出动飞机二十七架次,投弹一百一十三枚,炸死炸伤一百一十二人,炸毁房屋一百八十五处。然而,盐並没由此被“遮断”,反而愈来愈兴旺发达。今年十月,即为蜀光中学首遭敌机轰炸的七十周年,也是盐场首遭日冠“盐遮断”大轰炸的七十个年头,笔者留连于“警世碑前”,沉浸于历史的记忆中,再度警醒,特整理此文,抄录于此,以兹纪念。

  节约献金救国运动作为战时动员民众的有效形式,可以说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无不为各国政府所关注。不论在兵临城下的莫斯科,还是在大轰炸下的英国伦敦,或是在震惊于珍珠港事件中的美国华盛顿,节约献金抗敌运动均如火发荼,热浪滚滚;①即使在法西斯阵营,日本东京街头的妇女也一手摇晃太阳旗,一手撑着布口袋,声嘶力竭地呼喊着,让人们把纸币、手饰、耐存食品以及姑娘们的照片、情书纷纷往袋里丢。②中国作为二战中亚洲大陆的主战场,抗日献金救亡运动更是遍及大后方。为纪念卢沟桥“七.七”事变抗战一周年,献金狂潮几乎“掀翻了武汉三镇”;长沙市中心设立的五个献金台,三天募集银元近十万个;桂林妇女发起的为前线亲人“献机运动”,所募捐款可购置十三架“中国妇女号”飞机;新疆少数民族兄弟在反帝会号召“一切为抗战胜利”的口号鼓舞下,开展“一县一机运动”,全疆一年中共捐献飞机一百四十四架。“富商巨商不吝金钱,小贩劳工尽倾血汗”的海外广大侨胞,八年抗战更是为祖国提供了巨额捐款。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历史不会忘记在这场波澜壮阔的救亡运动中,冯玉祥将军于一九四四年六月深入四川大后方自贡盐场所发动的一场可歌可泣的抗日献金救国运动。当年自贡城市面积仅有一百六十一平方公里。十个乡镇,二十二万人口,但在这次为时仅一个月时间的献金运动中,其献金总额包括金戒指八百只,金手镯十双以及长期按年捐献直到抗战胜利为止的军粮黄谷二千二百一十四石,共达法币一亿二千万元,按人口计平均每人献金五百余元,无论城市捐献总数还是个人平均捐献金额均创全国各地抗日献金最高纪录。③在抗日战争的转折关头,一亿二千万元这笔节约献金救国资金,如用作购置飞机,可为前方浴血奋战的将士呈献一百架空中堡垒;④又如用作后方发展航空基础事业,可为培训飞行人员购置四千架滑翔机;⑤再如用作川、滇、黔大后方基地工业建设资金,也相当于一九四零至一九四二这三年间国民政府国库拨款或国家银行投资总金额的一半以上⑥。自贡盐场的抗日捐献可视为二战中作为亚洲主战场——中国献金运动的一个缩影,笔者谨以此为题,以地方史料为据,评说其动员民众之广泛、深入及其在抗日献金运动中所换发的民族气节和不泯的爱国主义精神。

  一九四四年春,抗日战争即将由相持阶段转入战略反攻。在世界反法西斯的欧洲战场,苏联早已开始反攻,英美已准备开辟第二战场;盟军已在太平洋战场上经中途岛海战和瓜岛之役,基本取得海上控制权。日寇为摆脱其面临的战争败局,挽救其深入南洋的孤军,实施精心策划的“一号作战”方案,发动了一场意在打通从东北到越南的中国大陆交通线的豫湘桂大规模战役。暴日在垂死前的疯狂反扑,更增强了战争的残酷性,也更加需要大后方在财力物力上对抗日前线的支持。冯玉祥将军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于当年六月二十六日一个潇潇雨歇的上午来到自贡盐场,发动这场抗日献金救亡运动的。

  民众献金之前,自贡市献金分会即“约法三章”:一、贫苦人可以不必献金;二、不必拦路劝募,登门义卖;三、有钱人出钱,也要完全出于自愿。⑦然而,献金序幕一拉开,踊耀输将的动人场面就出现了。冯玉祥将军在六月二十九日自流井慧生公园广场“为国民节约献金向各界讲话”中,开头就说:“自从去年本人走自流井过,节约献金也就由此开始推行,出乎意料的自流井一下子就献了二百多万元,自流井成了电灯厂的发动机,因为这发动机发动电力,所以四处都亮了起来,尤其是蜀光中学特别热烈。”紧接着的第二天午后二时,蜀光全师生员工就在学校大这礼堂隆重举行献金大会。冯玉祥将军亲临大会并发表演说,大会掀起抗日献金热潮,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及最后五分钟的献金,由各班中队长依次送至主席台,一次二次三次竟赛结果,共献金一百二十余万元,于是韩叔信校长流着汗鼓励同学,要大家努力再努力,打破内江大洲中学的纪录,果然在最后五分钟的竟赛中创造了一百五十二万的光荣数字(注:可买飞机8架),新运日报特为此发行“号外”,四处义卖,所得全部收入也献给国家。这次献金大会现场目击者霍济光心潮难平,当场赋诗《蜀光》:“蜀光蜀光,民族之光。优秀青年,济济一堂。献金救国,首先开了全国的先河,做了全国的好榜样。二次献金,更热更狂,满街去义卖,浑身大汗,喊哑喉和嗓。今天献金大会多热烈,一共献了一百五十二万现大洋。还有许多金戒指,宝物堆满大礼堂。创造新纪录,赛过大洲(内江)和江阳(江津中学)。蜀光蜀光,你是国家瑰宝,民族之光。”在民众大会上,首先上台献金的是一位名叫王金和的老盐工,用满是老茧的双手,从腰包裹摸出两百元,当场送给将军冯玉祥。⑧有资料记载,从一九三九“双十节”至一九四一年八月十九日,短短的一年零十个月的时间,日寇的“盐遮断”大轰炸就先后七次出动十一批飞机共四百七十四架次窜入盐场上空,投弹一千三百四十七枚,炸死炸伤一千七百八十二人,郭家坝、豆芽湾、伍家坝等地区被炸毁的盐井、盐灶、输卤枧管、民房、学校就有五十多家。广大盐工在暴日的狂轰滥炸中冒着生命危险保护盐井,坚持生产。⑨一九四二年,自贡盐工在全国开展的“一元献机”运动中,捐献二十万元,呈献“盐船号”飞机一架;⑩一九四三年,盐工们以一个月的“米贴”全部作为捐献,共献金五十万元,占当年全市献金二百万元的四分之一。全市盐工这次捐献总额又达一千万元(注:可买飞机50架),成为盐都舆论界“盐工作先驱”的舆论导向。老火夫头涂得胜本为河南南阳人,家乡沦陷,逃难大后方,为争取抗战的最后胜利,他倾其所有,献金二百元,並给冯将军写信说:“我老了,不能和前几年一样上前线去打仗了,只能在后方服一点务,心里总是不安。我现在把几年挑水所得的一点积蓄全部拿出来,献给国家,我想你不会不接受的吧!”⑾大山铺创南中学举行献金大会,女学生倪贵春家境贫寒,父亲赶黄牛为生,她借住人家上学,每天中午不吃午饭,回去还要为人挑水推磨,一时无线可献,但她当场拿出了自己的订婚戒指,献上了自己一颗赤诚的爱心,师生们见了都感动得哭了。⑿这个学校师生家庭困难者多,可是尽心捐献的结果,竟高达五十多万元(注:可买飞机25架)。市救济院的全体贫儿,以社会救济为生,没有钱献,但孩子们爱国也不甘落人后,于是大家想办法,自动通夜赶制草鞋一百多双,上街义卖,所得钱币全都捐献给国家。⒀地方法院公丁黄成海写信给一家市报编辑说:“我是一个失学青年,现任公丁,月得甚微,但守土抗战不分东西,救国献金不论贫富,多献一分钱,就多出一把力,我为此夙夜思索,谨将父母遗留给我们作纪念的四枚半圆银币捐献给国家,随信附上,请代为转献。”在妇女献金大会上,林雪筠女士献出了清朝咸丰皇帝结婚时赠给她外祖父的珍品一串水晶葡萄,张杰女士献出一条珍珠项链,冷海泉女士献出一双金手镯,此时,有一位老太太曾質彬,儿女都在前线抗战,她在后方也站出来为前线输将,当场献出省吃俭用节约下来的黄谷八石(注:约3000多斤黄谷)冯将军深深感动了,急令退还,但曾老太太坚决捐献,不得已,只好让她捐献一半。⒁罗洁林女士为国民军五四师一三五旅副旅长陈烈林之夫人,一九三八年末,陈烈林于陕西潼关抗日激战中壮烈牺牲。在这次献金运动中,她拿出为纪念自己战死丈夫而珍存的一枚结婚金戒指,托人转交给冯将军,并附言如下:“自夫殉难,家境清寒,但是,值兹抗战最后关头,又值冯将军来此主持献金运动,洁奉先夫抗战遗志,何敢后人,特献上我俩的结婚戒指,以表微意。”⒂还有被人称为“一门忠义”且年逾六旬卖菜小贩黄俊文老俩口,长子黄玉清、次子黄湘儒前线杀敌,于山西黄河岸边中条山战斗中负伤,伤愈又返前线抗战;四子黄向权年仅十八岁,就读国立十五中学,志愿远征,从军中国远征军某部教导一团三营,飞赴印度反攻滇缅杀敌。老夫妻听说冯将军亲临盐都主持节约献金救国,即将平日摆摊卖菜所得,凑集四百元现金,敬献尊前。(16)

  自贡市当年出版发行的两家传媒《新运日报》和《自贡新闻》,每天均以冯氏亲笔题写的《节约献金救国运动特刊》整版篇幅,连续发表文章评论,报道新人新事,为运动推波助澜;与此相应,在战事版又以“衡阳外围恶战空前”、“敌以毒气向我进攻,衡阳血战有加无已”等等大字标题,系列报道这次日寇发动的豫湘桂大战在两湖南大门衡阳进行着人类战争史上最惨烈的一场争夺战。一寸山河一滴血,一分献金一颗心。前方后方,两相映衬,使这次节约献金救国运动的战略意义和时代特点突现得如此鲜明,扣人心扉,从而使运动更加广阔深入发展。运动中有一次性捐献,也有到胜利为止的长期捐献;有现金捐献,也有军粮、金银、珠宝等贵重物品捐献;有个人捐献,也有团体、家庭集体捐献。素有富甲全川之称的盐都王氏家族,集盐井盐灶盐运各业为一体,全场商地产运商为一身,经营盐业历史长达百余年,为盐都最大的盐业世家,其家族王善宝祠经族中子弟广泛计议,毅然以其每年的学租、账租、祭祖黄谷八百零四石,全部长期捐献给国家,直到打败鬼子为止,成为举国家庭捐献的典范。⒄

  盐都献金重点自然是盐商。冯玉祥将军在接见盐商代表时,尤其希望在这个驰名中外的千古盐都“能有一、二富商巨賈带头捐献巨款”。这“一、二带头者”其谁呢?历史选择了西场的余述怀、东场的王德谦。

  余述怀出身寒微,当过放牛娃,干过学徒工,三十岁涉足盐业,随机应变,惨淡经营、不断发展,仅三十多年的时间就一跃而为贡井盐场崭露头角的盐业大户。他致富后,广交游、重声誉,热心地方文化教育事业,在老家威远县向义乡小学捐赠课桌、图书、体育设施,在贡井地区捐资办育才小学、旭川中学。抗日战争的新形势,使他的事业更上一层楼。他抓住机遇,率先起复一大批井灶,获得盐务机关一笔巨额增产贷款,又新建炭灶,自产自运,不仅井、灶、枧俱全,而且由盐业跻身金融界,在战时陪都重庆开办建设银行,成为自贡盐业光芒四射的一颗耀眼新星。⒅然而,当他意识到这次献金运动需要自己走在前面时,也颇感为难,这主要是由于日寇封锁抗战大后方滇缅进出口通道,制盐器材如铜丝绳等供应渠道断绝,且物价上涨,成本升高,而盐价统制,以致资金周转困难。但他仍以大局为重,决心带好这个头。在贡井盐场盐商献金座谈会上,他把头上的瓜皮帽取下来往桌子上放一放,从容地说:“述怀虽然长期经营井灶,但眼下已扯空了三千多万元,很感资金周转不灵,不得‘喀喀’(俚语,即无法),但国难当头,毁家抒难,义不容辞,”他把胸口一拍,表示决心,“本人决定捐献一千万元。”(注:可买飞机50架)

  王德谦则出身豪绅望族。他的老祖宗即盐都赫赫有名的“王三畏堂”,其创业人王朗云于太平天国兴起时淮盐阻运而由川济楚之际暴富,成为十九世纪中叶中国最大的手工业工场资本集团,后又以“济账、讨逆”倍受清廷青睐,花翎顶戴,代有荫封。王德谦作为这个盐业世家最后一位“总理”,从来就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不与社会商家、官府往来,但他信佛,好善乐施,祖传租谷一千三百多石,竟以其一半用作了赈灾济贫,世称“王善人”。他日常起居在东场高耸的大安寨一斗室中,除佛像、匍壇之外,就在一张方桌上摊开各眼井灶的账薄,遥控井盐生产。战时盐业大增产,他虽裹足不前,但他所拥有的大家业在盐商中依然是根基最为深厚的殷实户。他独资经营的郭家拗双盛井,所产天然气煎盐锅多达五百四十口,高产稳产,盐场第一。(19)有鉴于此,冯将军和市长刘仁庵经过会商,决定破例登上大安寨,对王德谦作一次专访。王德谦万万没想到在自己简朴的居室中接待的来客竟然是这位为抗战奔走呼号、宵衣旰食的冯将军。他在家中用四川豆花、回锅肉招待这位不速之客。他为冯将军礼贤下士、敬重乡绅的一片赤诚深深打动了。他的井灶虽也面临流动资金短缺的困难,但家难大不过国难,当即表示自己爱国决不落人后,坚定地说:“余述怀献了一千万,我出一千万之外,再以井盐作价五百万作捐献”。(注:可买飞机75架)

  春秋有郑商人弦高,时秦穆公沠兵袭郑,中途为弦高所见,遂称奉郑伯之命,主动以已十二头牛犒劳秦师,秦师见郑有备,遂退兵;汉有河南牧羊人卜式,武帝时和匈奴作战,军费浩繁,卜式屡把私产捐献给国家,为靖边保境作出贡献。卜式、弦高,成为中华民族历史上千古流传的为国输将的爱国典范。余述怀独献一千万元,掀起盐场献金第一个高潮,创全国个人捐献金额最高纪录,冯将军特赠精制的“今日弦高,献金楷模”长匾;王德谦紧接着又献出一千五百万元,掀起盐场献金的又一个新高潮,更为世所罕见的个人捐献新纪录,《自贡新闻》著文评论其为“虽卜式再生,想亦未能让其专美也!”

  其实,在余王巨额捐款的带动下,盐都卜式、弦高何止这一、二人!盐商黄象权、罗从周发起由七十七人组成的“七七”献金团,每人每月献金一千元,直到抗战胜利为上。紧紧跟上的又有盐商宋俊成独捐现金三百万元,黄学周个人捐献现金六百万元,自流井盐场更有捐资六百万元不留姓名者。全市个人一次捐献在十万元以上的多达一百零一人,成为战时西南大后方城市捐献所独具的热烈新景象。

  第一,献金运动的组织领导。在武汉纪念“七.七”事变抗战一周年的献金运动中,国共两党主要领导人物均以身作则带头作出个人捐献。蒋介石、宋美齡以其十一年前结婚时亲友馈赠的礼金、稿费、工资作捐献。⒇在延安的毛泽则电告武汉以国民参议员一个月的薪金送上的献金台。(21)战时国民政府一开始就重视並支持献金救国运动,而建立在爱国主义思想基础上的抗日捐献运动也需要与之相应的组织领导。冯玉祥将军就是以全国慰劳总会会长的名义来到自贡盐场发动献金运动的。为组织领导好这场运动,自贡市当即建立献金分会,市长刘仁庵任分会长,川康盐务管理局局长曾仰丰任分会名誉会长,社会团体负责人马联辉等五十八人任分会理事,盐商宋锡九等人任分会监事。分会设总干事,劝募总队长。劝募总队长由自贡盐场经检大队队长齐耀荣兼任。总队以下按当年地区、团体、行业、部门划分为机关、学校、乡镇、妇女、直属、工厂、工人、商人、银行、盐厂、产盐商人、运盐商人、销盐商人、自由职业、国民兵、特种等一十六个献金队。(22)全市城乡各界献金活动就在这样的组合中热烈而有序地开发。四川省国民政府主席张群在献金运动结束时视察自贡盐场,对自贡当局卓有成效的组织领导特予嘉勉。

  第二、动员者的人格力量。二战中英国首相邱吉尔于每周星期一在广播中开辟一个专题节目,定时向全国人民谈话,从战局谈到家常;美国总统罗斯福也用这个办法和美国人民对话,时间却放在星期五,节目名称叫“炉畔恳谈”。(23)两国领导人的讲话均堪称战时最好的民众动员,但他们即以其充实的讲话内容、娓娓动听的讲话方式吸引听众,更以其各身的威信和人格力量打动人心。冯玉祥将军也长于演说,凡有集会,有他到,必演讲;有他讲话,必满座,没有不终场而去的。他到盐场后的首次献金动员,就是在自流井三圣桥闹市区作街头讲演。他身穿草绿色布制服,头戴“考克帽”,脚穿旧皮鞋,站上一辆停放街头的巡回施教车,首先向老百姓问好。他特意叫随行人员借来几十根长板凳,请鹄立人丛中的老人趋前坐听。(24)他的讲话话音刚一完毕,街头巷尾就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他这次到盐场发动献金,正值炎夏,常常冒着热汗奔走呼号各式各类的集会和人群中。据统计,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他就在自贡民众大会、各界代表集会、盐工代表会、盐商代表会等等一系列的集会活动中,作过十八次讲演。(25)他的每次演讲都使民众感奋不已,献金如潮。民众为之感动并有口皆碑的,不仅在于他的讲话质朴,明白晓畅,声声入耳,更多的还在于冯玉祥这个特定的历史人物素来的抗日主张和决心,抗日之魂张自忠、赵登禹、佟麟阁等壮烈牺牲的高级将领均出自他的旧部,以及他不辞辛劳奔走州县动员民众、甚至自己卖字献金等等实际行动所构成的社会威望和人格魅力。

  第三、一面振奋人心的旗帜。在献金运动中,盐都民众高高举起的这面旗帜,上书十二个大字:“爱国不落人后,献金超居人前。”盐,自古以来,平日作为政治商品,战时即为战略物资。日本侵略军不仅对西南大后方的自贡盐场实行专项“盐遮断”战略轰炸,而且在敌占区大肆掠夺盐业资源。从一九三七至一九四四年间,日寇从我沦陷区掠夺并输往其本土的食盐共达一千万吨,输往朝鲜的也多达四十万吨。大量食盐被掠夺,造成华北、华中、华南广大沦陷区民用食盐的匮乏与恐慌。(26)地处川南腹地的自贡盐场,作为全国最大的井矿盐基地,守土抗战,就是实行井盐生产的“民制、官收、官运、商销”的战时统制政策,大力“增产济销”确保战争年月的“军需、民用、国税”。(27)自贡盐场在八年抗战期间仅战时增产部分就达七百万吨盐,及时供应川、康、滇、黔、湘、鄂、陕、甘等区民食军需。(28)同时又以巨额盐税支持国家战时财政开支,作出卓越贡献,仅抗战前期一九三八年至一九四一年时间就上交盐税共达七千五百三十三万,占四川省全省盐税总额的百分之六十,为全国各类税收的最高额。(29)在这次献金运动中,自贡盐场从豪绅巨富到贫民劳工,从行政长官到黎庶百姓,均以“爱国不落人后,献金超居人前”为自己的旗帜,继续作出贡献。旗帜,就是纲领,就是目标;一面旗帜,就是一份共同书写的誓言。

  第四、可圈可点的宣传手段。高潮迭起的献金运动需要与之相得益彰的有声有色的鼓动宣传。随同冯玉祥将军来到自流井的还有一辆国民政府教育部的巡回施教车,带来了一批宣传抗日救亡的曲艺演唱资料。这些资料大都由著名曲艺作家、永川县民众教育馆馆长周敬承先生编著,用木刻板印制散发到民众中。这些曲艺唱段有《中国六十年国耻》、《华北失陷人民苦》、《好男儿要当兵》、《节衣缩食》、《国民精神总动员》等等。冯玉祥街头讲演完毕,周敬承先生就上前演唱金钱板《华北失陷人民苦》。自贡民间艺人郭钧等地相继登车演唱。唱到悲愤处,听众声泪俱下,义愤填膺,不少人当场捐献,还有人捐出了金银手饰。(30)自贡新闻界《新运日报》、《自贡新闻》、釜溪通讯社以及大公报驻盐都记者,办特刊、出号外、写社论、发消息、开辟献金论坛,刊登民众来信,使出了浑身解数,为运动鸣锣开道。记者何伯康笔底波澜,先后在《自贡新闻》上撰写的词赋《余述怀》、《王德谦》、《蜀光好》(31),意气纵横,动人心扉,成为一时之绝唱。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七月二十二日,献金运动最高潮的三万多民众参加的盛大集会,特设在自流井伍家坝蜀光中学体育场。此时,广场左侧被日寇“盐遮断”拦腰炸断的新修教学大楼,重又修复一新;从这个教学大楼毕业离校的王蜀龙,黄枬森等大批青年学生正分别在滇缅战场等各条战线抗日救亡。历史永远铭记大会广场迎面高悬的一幅对联:“目弦高卜式,堂堂正正,从头收拾旧山河;有赤血黄金,轰轰烈烈,刮目争看新景象。”(32)可以说把这场献金运动的崇高气节和磅礴气势挥洒得淋漓尽致了。大会主席台正面,高高竖起“还我河山”四个鲜红大字的标语牌,这是冯氏接见盐商代表作献金演说之后挥毫题写的横副,如今竖立在这里,叫人一望就想起《满江红》,想到那位怒发冲冠、壮怀激烈的民族英雄岳飞将军。大会主席台上正中,用八百只黄金戒指和十双金手镯组成两幅图案,分别缝制在两个缎缦上,一幅是“赤心爱国图”,四角为飞机、大炮、坦克、军舰、当中是一个金光闪烁的“爱”字,映衬在一颗鲜红的心上;另一幅是世界反法西斯“同盟胜利图”,四周为中、美、英、苏标志,中间一个大写的V字(Victory:胜利)。这个举世罕见的黄金图案,其捐献者主要为盐都妇女,其设计者主要为冯玉祥夫人李德全。台上放着一个庄严的献金柜,献金开始后即由全市十四个献金队依次上台捐献。万人大会,掌声口号,此起彼伏,海啸山呼。游行开始,冯玉祥将军和夫人李德全走在队伍前头。在自流井街檐巷口,在正街大鹏楼、天福祥、福华钱庄临街的楼上,投掷的献金钞有如纷纷扬扬的雪花,飞过人群头顶,投向队伍前头的献金包。用两面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精心缝制成的献金包渐渐平了,满了,钞票的雪花依旧飘……。人们挥汗如雨,头顶夏日炎阳,浑身火烧火热,用冯玉祥将军大会致词的话说:“再热也热不过爱国者胸中的热血!”

  半过世纪的时光流逝了,“还我河山”四个大字仍然镌刻在釜溪河畔高高的龙凤山崖上。“还我河山”是什么?是将军的长啸,献金的怒涛!是岳飞的《满江红》,文天祥的正气歌!正是这般天地间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浩然正气,决定着一个民族的荣辱盛衰,生死存亡!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33)曾几何时,日寇自鸣得意的战略轰炸“盐遮断”,到头来难道不是一番自我嘲弄么?!(34)

  (1)冯玉祥一九四四年六月二十九、三十日在自流井、贡井民众大会上的讲线)陈道阔著《中国抗日战争纪实丛书:长河落日——武汉会战纪实》93、96页

  (7)中国人民大学报刊复印资料《中国现代史》一九九五.九,林建曾著《国民政府西南大后方基地战略思想的产生及后果》

  (8)冯玉祥一九四四年七月十一日在自贡市民众教育馆召集社会人民团体代表座谈时的讲线)冯玉祥《给爱国朋友的第十二封信》

  (20)《南京社会科学》社会.文化版,一九五五年十二月(十七至二十二页)李峻《论抗战初期国民政府的民众动员》

  (25)自贡市盐业历史博物馆《井盐史通讯》一九八五年二期,陈然《冯玉祥将军主持自贡盐场献金运动纪实》

  (26)苏州大学学报.社科版(一九九五.三)魏永理著《不应忘记日本侵华战争给中国经济造成的巨大损失》

  (30)自贡市志资料丛刊《自流井》一九八四年三月,严西秀《自贡献金救国中的曲艺活动》

  (31)何伯康作《蜀光好》:蜀光好,蜀光好,出钱出力功不小,献金超过百五(十)万,倾刻之间见分晓。血汗交流创纪录,立把大洲来压倒,只要国家有办法,勒紧裤带饿不了。还有叔信韩校长,一日三餐几不饱,学问道德比人强,先忧后乐时萦脑。循循善诱见真情,工作从来不潦草。校中先生百有余,热心教导勤检讨,男女同学俱英才,育此英才无烦脑。百年树人奠丕基,千秋万世仰师表。众志成城谁敢侮,最后胜利必然早。蜀光好,蜀光好,蜀光中学意气豪,锦绣河山不难保。弟兄妹妹一条心,双脚踏破扶桑岛。(见《自贡市献金分会纪念专刊》第二十页)

  (33)南宋抗金名将、爱国词人辛弃疾《菩萨銮。书江西造口壁:郁孤治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西北望长安,可憐无数山。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涧闻鹧鸪。》

  (34)据【日】防卫研修所《战史丛书.中国方面陆军航空作战》第189页、221页,转引自中国社会科学院编辑出版《抗日战争研究》创刊号徐勇撰《日军对自贡井盐基地的轰炸与中国的防御》

  校友栏目编辑部得知卢从义和海外蜀光学子张映碧,正从不同角度写抗日战争自贡盐场时,在征得卢的同意后将《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一文转给张。张亦将她查阅到的有关1939年10月10日日寇轰炸自流井盐场的资料转给卢。现将原信摘要发表于后:

  附件是两则日本”朝日新闻”报道自流井大轰炸的史料,是我2008年在美国华盛顿的国会图书馆查到的。

  因为我不懂日文,费了很大的劲,查阅了几十盒朝日新闻微型胶片,才得到这两则报道。以下译文承蒙北大历史系的徐勇教授(一位尚未谋面的自贡老乡)帮忙翻译的,供你或卢老师参考:

  【○○基地特派员菅野十日发】对敌飞行据点连续轰炸之我海军飞行队,于10日以主力对敌军事要冲施加了毁灭性打击。首先是浅野中佐、宫崎少佐率领的大部队长途飞行,在10日午后一时半左右,对于四川省中央部位的、作为敌之军需并军事要冲、同时又以交通要地而闻名的自流井实施了首次空袭,反复轰击其以军需大工厂为首的仓库群,引起了该市内七八个地点发生了大火灾。敌使用高射炮(向我)乱射,但重庆的战斗机还来不及出现,我方悠然确认战果后返航。

  【海军○○基地特电二十八日发】华中舰队报道部二十八日午后六时半发表:本日海军航空部队,大举空袭了重庆、自流井、内江、瀘县等地……

  【海军○○基地特派员堀二十八日发】……二十八日以四队的大编队、从午前10时到午后四时、经过实足六个钟点的长时间,对于抗日的重镇断然进行了第二十三次轰炸。……一队急袭了作为盐产地而为蒋介石所依赖的、距重庆西边约80公里的自流井,巨弹如雨,顷刻间就将其化为废墟。

本文链接:http://maherarar.net/fanzheduan/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