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斗牛棋牌下载 > 反遮断 >

金一南:过去我们反复抗议美国现终轮到美国抗议我们了!

归档日期:06-12       文本归类:反遮断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国际斗争中我们一定要做好准备,对方可能知难而退。要记住这句话:没有做好准备,等待对方的善意、对方的理解,希望达到双赢,这只是梦境。

  2000年美军四年防务评估所开立的两个概念,一个叫作“Anti-access”,一个叫“Area deny”。前面的概念我们可以翻译成“反通道、反通过、反进入”,后

  这是美国人专为中国人设计的,后来参与设计的美国海军主官退休了,我们请他来演说,他在我们学校演说完了就讲:不怕你们中国军官生气,我告诉你们,这两个概念就是对付你们的,专门为你们创的。今天的中国军力报告、美国国家安全报告,只要一出现“反通道、反通过、反进入”和“区域阻止、区域遮断”(Anti-access和Area deny),就特指中国,就是针对你们而来的。他们认为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略战术,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定会通过“反通道、反通过、反进入”和“区域阻止、区域遮断”(Anti-access和Area deny),然后控制台湾海峡、巴士海峡、马六甲海峡、巽他海峡,除了阻止美国人的四条通道,中国人还要通过海军、空军,控制东海、黄海和南海的局部制海权、制空权,阻止美国人进入这些区域。”

  我们有好多大学的学者对军队不怎么了解,了解中国的区域军事力量都是通过看西方的文章,所以他们今天也写东西,在写什么呢?就是我们一定要实行区域遮断的战略。我说,这个东西是美国人提的,我们根本没有这个东西,我们实行区域遮断和反通道的战略,不让美国的东西进来,完全把美国的东西拿来为我们所用。这完全不是我们应该采取的做法,这是美国人套在我们头上的。

  所以大家注意,当我们今天在南海、在南沙群岛这一带行动,美国人的理解是什么呢?Areadeny,区域阻止,要把美国人阻拦在这个区域之外,这是它的反应。

  回想2002年,我们去美国讲学,在堪萨斯州的利文沃斯美国陆军指挥与参谋学院这是美国陆军最核心的学院,碰见一个中国问题专家巴杰夫,晚上他请我们喝啤酒。我第一次去利文沃斯学院,晚上没什么安排,我就跟他去了。美国人喝啤酒有一个特点,你根本不用灌他,他自己就喝得东倒西歪。他跟你刚碰杯就一杯干下去,一碰杯就一杯干下去。

  他喝得差不多了就问我:“我问你个问题,你们中国未来最大的对手是谁?”我说:“我得先听你讲,中国最大的对手是谁?”他说:“我先问你的,你先说。”我说:“你请我喝啤酒的,你先说。”他说:“那行,那我就先说。你们老把美国作为你们未来最大的对手,错。你们最大的对手是日本,把日本好好盯住,美国不是你们最大的对手。”他们说话跟我们一样,中文的说话要诀都在“但是”以后,一听讲话讲到“但是”,你就要注意了,重点出来了。

  在“但是”以后,他们有一个“if”。“美国不是你们最大的对手,如果你们不到喜马拉雅山以南、台湾海峡以东,中美就相安无事,好朋友,没问题。好朋友,来,干杯。”我说:“我们要是到台湾海峡以东呢?我们要完成统一。”他说:“不行,不行,有麻烦,这有麻烦,有很大的麻烦。”

  你看美国人,他与中国对抗,划给我们发展范围,认为中国发展的区域就在台湾海峡以西、喜马拉雅山以北,这个区域任中国人去搞,搞中国特色的什么主义都行,出这个区域搞中国特色的什么主义都不行。我们很多人以为美国人就反对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想搞垮我们。

  美国人反对的是你在哪里搞?你在这个范围搞,可以,出了这个范围不行,完成统一不行。美国人料定,台湾海峡以西、喜马拉雅山以北这个区域资源有限,空间有限,任中国发展,发展不出太多的名堂,出了这个范围就会有烦,这就是为什么美国今天全力阻止我们完成国家统一。

  我们学校有一个同事,2004年在美国乔治敦大学做了半年的访问学者。他临走的时候,南希塔克会见他。南希塔克是乔治敦大学的中国问题研究中心主任、小布什政府的著名中国问题智囊,平常工作很忙,都在白宫,回不来,他们从来没见过。南希塔克知道他要走,虽然是民间身份,她也知道中国军方派来的是一位学者,所以还是给他一个礼遇,请他喝咖啡。请喝咖啡既算欢迎,也算欢送,算很高的礼遇了。

  我这个同事不断地给老太太灌输,我们完成海峡两岸统一,不伤美国一根毫毛,不改变台湾任何制度的理念。“一国两制”,对方全部的政治、经济、司法、文化、财税、制度都能保留,不影响美国任何利益,不把美国从西太平洋、从亚太挤出去。对美国一点害处都没有,何必阻止我们统一呢?中国就为这个问题恨美国,很多老百姓恨他们。他说,我们如果统一了,中美除了拥抱,就没别的事了,都是好事了。他说得口干舌燥,南希塔克老太太一边品咖啡一边笑。

  老太太最后讲了这么一句话:“一个强大统一的中国不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你们永远不要以为美国会支持大陆与台湾和平统一。即使中国现在的政治制度与美国的一样,美国也不会那样做。这是美国立国原则、基本价值观念和战略利益决定的。”这不是正式会谈讲的话,这是喝咖啡讲的话。喝咖啡的时候,讲的话最为彻底。

  理论的力量在于它的彻底,如果不认识到这种战略的彻底性,温情脉脉地,怎么能加强你的这种战略思维的彻底性?

  2015年10月27日,“拉森”号非法进入我南沙群岛有关岛礁邻近海域。2016年1月30日,“威尔伯”号非法进入我西沙群岛中建岛区域12海里,给我们造成严重的政治军事挑衅。不管你愿意不愿意、适应不适应,这种挑衅的到来,就是考验你战略思维的对抗性。随着中国国家地位的提升、军力的提升,中美之间的碰撞开始,这一对抗,中美双方都面对极大的考验。对美方来说,这是霸权声望的测试场,不好好教训一下中国,菲律宾、日本、越南,包括新加坡,都说美国就会耍嘴皮子。对中方来说,这是大国成长的必由之路,躲都躲不过去,闪都闪不开,必须要这样,没有一个新兴大国可以不经过老牌霸权的考验和检验而顺利获得国际政治经济舞台自己应有的份额。我们必须迈过这个台阶,这是无可后退的地方。

  我现在所在的这个战略研究所的前任所长潘政强讲过:“不经过一次严重的较量和对抗,美国永远不会承认中国应有的地位和作用。”潘政强担任战略研究所所长多年,他是我的前任,2002年退休了。他于1962年入伍,2002年退休,与美国人打了四十年交道,他说:“不要以为你成长为一个大国,经济总量世界第二,2025年、2030年会世界第一,这样就如何,仅凭经济不行,较量一定要到来。也有可能我们做好了准备,它知难而退,没有做好准备,它一定会知易而进。”

  这种对抗性难以避免,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今天在南海问题上表现出坚决性。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讲了多次,我们维护南海权利的立场坚如磐石。外交部女发言人华春莹也讲了好几次,坚如磐石,但她声音软一些。别人说华春莹太软了,说话声音软绵绵的,其实我觉得无所谓,软绵绵的也是强硬立场,坚如磐石。

  我们今天的外交面貌变化非常大,来源于主要领导的变化。我们必须做好准备,让美国人知难而退,如果我们没有做好准备,对方一定会知易而进,这就是战略思维的对抗性。讲到对抗性,我觉得最善于对抗的是,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都叫其乐无穷。

  1945年到重庆谈判。谈判之前,延安开会、政治局开会、军委开会,到重庆谈判安危系于一旦,我们尽量少闹事,尽量减少摩擦冲突,保证在重庆谈判的安全,尽量少与军队冲突,保证安全。

  完全不这么想。在赴重庆谈判前夕,他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说:“我在重庆期间,前方后方都必须积极行动,对蒋介石的一切阴谋要予以揭露,对蒋介石的一切挑衅行为都必须予以迎头痛击,有机会就吃掉它,能消灭多少消灭多少,我军胜利越大,人民活动越积极,我的处境就越有保障、越安全,需知蒋委员长只认拳头不认礼让。”

  这种辩证、这种对抗,就是我们讲的战略思维对抗性的要诀,即无法避免,就必须看到你的机会在哪里。

  我们今天的东海、南海问题,好像几乎呈现了中美和中、美、日的全面对抗。为什么要这样?海洋方向的较量,是中、美、日在西太平洋区域决定中国未来发展战略空间的较量。在这场长期的斗争中,要迫使对方尊重中国的核心利益,理智地选择现实道路,中华民族就必须通过有计划、有步骤、分阶段的发展与准备,在战略约束中积极、稳步、不动摇地完成能量释放。对中华民族的重大利益必须加以有效地维护,为了这个利益,必须积极地、稳步地、不动摇地一步一步来,慢慢完成能量释放。

  2015年、2016年我们连续两次参加了新加坡的香格里拉会议。香格里拉会议是什么呢?因为中国在南海的陆域吹填,各国围攻中国,显得中国挺孤立,但是参加香格里拉会议我们最大的感触是我们一点都不害怕。到新加坡香格里拉宾馆,你看对方的安排、对方的布置。

  宾馆里放着杂志,新加坡的《海峡时报》封面就是中国在永暑礁的陆域吹填。在香格里拉预备会议上,英国战略研究所所长发言半个小时,全是南海问题。紧接着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发言一个小时,全是南海问题。我们问过新加坡的记者,香格里拉会议全称是什么?是不是亚洲安全会议?亚洲安全会议有多少问题,发展不平衡问题、民族问题、宗教问题、海洋陆地争端问题、环境污染问题、资源问题,那么多问题,就一个中国南海问题吗?

  我说,你们参加过欧安会议吗?欧洲安全与合作会议上能看见一个黄种人吗?一个黄种人都没有。欧洲安全关亚洲人什么事情?再看看新加坡香格里拉会议,叫亚洲安全会议,会场几乎半数是白人,英国的、美国的、法国的、德国的、澳大利亚的、新西兰的,大多数是白人。我说,这叫亚洲安全会议吗?我们参加这个会议,明知围攻中国还要去,为什么呢?

  我们今天有非常大的改变,我们今天不怕这种对抗。那天早上在香格里拉会议吃饭,因为是军事代表团,要求全程穿军装,我们不愿意,因为别人一看,单位、资历、姓名都有。当时旁边就坐了个香港人,一看我就说“你是中国的谁谁谁,我知道”,然后说:“明天上午美国国防部部长卡特要做很厉害的发言,你们做好准备没有?”我说,随便他讲,不管他讲什么,我们都能对付。后来我喝完麦片粥去拿水果,回到座位时,那个香港人不见了。旁边的人说他肯定向他的主子报告去了。香格里拉会议上充满了各方情报员,各方打探消息。

  我说,随便他报告,最好传给美国人,中国代表团就是什么都不怕,随便他们讲。我们现在不怕这种对抗性,最大的心理基础在哪里?过去都是我们反复抗议美国,今天终于轮到美国抗议我们了,主动权在我们手中,我们怕什么?随便你抗议。

  时期,我们抗议美国飞机入侵200多次、300多次,第387次抗议。今天别人在抗议我们,我觉得这种主动权的转换挺好。我们自信地声称,中国人今天不再像过去那样畏惧对抗,为了国家的利益,我们敢于对抗。结果对抗的效果怎么样,也没什么了不起。

  给卡特一个小时发言,他讲了四十四分钟,前三十分钟没讲到中国,讲些别的事,后面讲到中国了,还首先讲中国与美国在尼泊尔地震共同有效的救援。然后他再往下讲,南海陆域吹填,不仅中国要停,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都得停,当然中国填的面积太大了,得首先停下来。那是2015年。2016年我们准备好面对一场更严重的冲突。卡特在香格里拉会议之前,在美国讲了很多话,说一场新的冷战开始,态度非常强硬。2016年参加新加坡香格里拉会议,我们准备与卡特正面交锋。我们在外面的游泳池旁边讨论开会时怎么办。

  卡特带一群人走过去,走在后面的国防部部长助理什瓦里看见我们了。卡特没看见就走过去了,什瓦里肯定和卡特讲了。没三分钟,卡特就带人返回来了,直照我们而来。当时我们正在讨论怎么应对他们,卡特走过来“hello”,仅仅打个招呼,问候一下就走了。为什么呢?因为在2016年香格里拉会议之前,美国助理国务卿拉塞尔私下传话,不希望美国和中国在香格里拉针锋相对。

  总之,在国际斗争中我们一定要做好准备,对方可能知难而退。要记住这句话:没有做好准备,等待对方的善意、对方的理解,希望达到双赢,这只是梦境。

本文链接:http://maherarar.net/fanzheduan/39.html